小草体验区120秒

选东方还是西方?普京一度对“西化”心存幻想,却被美欧无情打醒

军事 3℃ 0

自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对乌克兰实施“特别军事行动”以来,此次冲突时间已持续超过110天,俄罗斯也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“外部制裁”和“政治孤立”。然而,根据乌克兰军方6月13日在国外社交媒体发布的“乌克兰军队已经从北顿涅茨克市中心撤离”的消息上看,在激烈交战100多天后,俄方在战场上是越战越勇,西方的打压制裁没有达到预期效果。

对于这样的结果,可以想象西方是多么的咬牙切齿,但畏于俄方核战争军事实力,以及北约各方无意替乌克兰兜底的现实,西方至今没有直接出兵介入乌克兰局势的动向,除继续对俄罗斯经济层面发起所谓“严厉制裁”外,欧美各国至今仍然只是在外交、舆论方面施压、诋毁俄方。为达到“耸人听闻”的批评效果,包括美国总统拜登在内的西方政客们多次用“杀手”、“战犯”、“魔鬼”等词汇来描述俄罗斯总统普京。

然而,与俄军战场上穷追猛打的强硬风格不同,回顾过去的100多天,普京对西方的态度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硬,在俄乌两国军队已经开战一个多月后的4月份,普京在公开讲话中仍呼吁“期待与有意愿的国家开展合作”,暗示西方能够与俄罗斯进行沟通。在得到马里乌波尔可能存在北约高级成员的消息后,普京更是下令放弃强攻,这些动作一度证明普京可能仍对西方“心存幻想”。

事实上,普京一度对俄罗斯抱有“全盘西化”的想法,也曾努力让俄罗斯投身到“西化”道路上,这是由俄罗斯的发展历史决定的。苏联解体后,包括乌克兰、俄罗斯在内的前苏联国家内部普遍存在“西化”思维,而西方为了防止这些国家重新联合,于是一方面给这些国家开出“休克疗法”的毒药方,一方面也向这些国家做出拉拢的姿态。叶利钦执政期间,俄罗斯一度以美国马首是瞻,希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能够接纳俄罗斯,能够帮助俄罗斯发展经济。

叶利钦把政权交到普京手中后,普京虽然对内严厉改革经济,打击国内金融寡头,但在对外方面仍旧以亲近西方为主,为了取得西方信任,普京甚至主动提出过“加入北约”的诉求。小布什执政期间,美俄关系可以用“融洽”来描述,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,普京爽快地同意开放边境,允许北约通过俄方领土运输物资。2022年3月,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就曾在公开讲话中承认:在普京总统任职初期,俄罗斯确实对西方持开放态度,并有意同西方以接近于同盟的形式合作。

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从苏联解体,一直到普京执政初期,俄罗斯一直在尝试“西化”,那时的俄罗斯,与今天一味追求加入北约的乌克兰非常相似,但与乌克兰不同的是,俄罗斯在西方接二连三的欺骗和谎言下最终醒悟了过来。西方虽然曾对俄罗斯表现出一定的“友好”态度,承诺带动经济发展,还保证不会继续向东军事扩张,但事实是,无论是欧盟体系、还是北约组织都拒绝接纳俄罗斯,它们想要的不过是一个“块头够大”的傀儡而已。

在冷战思维下,西方对于俄罗斯这个“苏联遗孤”不够信任,相比做“盟友”,西方眼中的俄罗斯更适合做一个被针对的“假想敌”,这可以让它们的结盟“更有价值”。于是,不顾俄罗斯诉求和反对,北约组织依旧一次次向东军事扩张,一直把军事基地修筑到了俄罗斯家门口的黑海沿岸上。而在经济领域,西方内部本身在经济问题上就存在“分赃不均”,俄罗斯的巨大体量进入西方系统后,且不论西方需要出力扶持,一旦俄罗斯成长起来了,欧盟体系中又是谁做“话事人”呢?

当然,万幸的是,普京不是泽连斯基,作为一位精明的国家领导人,普京已经认清了现实:“全盘西化”的道路不是谁想走就能走的,代价是变成西方的奴仆,彻底放弃国家的尊严前途,成为被西方剥削、拿捏的“殖民地”,这不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。于是可以看到,在普京的执政过程中,俄罗斯一直在积极改革,从大力推动农业,实现粮食自给自足;再到积极整军备战,令外敌心存畏惧。

通过“自强”,普京成功把俄罗斯送回了“全球顶尖强国”的行列中,俄乌冲突爆发后,西方没能压垮俄罗斯,证明普京放弃西方的选择是正确的。除了面对西方挑衅时的“以强制强”,普京在近十几年里还将自己的合作重心从西方转到了东方,一方面是部分东方国家同样在被欧美打压,是俄罗斯的优质合作对象;另一方面,相比同西方整天虚与委蛇,中国往往在发展问题上更加务实的态度让普京认识到,与中国合作更加符合俄罗斯的长远利益。

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“特别军事行动”实际上并非普京想做所谓的“战争狂人”,他恰恰是被西方“逼上梁山”,俄乌开战后,普京原本仍心存幻想,希望借这次战争提醒西方:聆听一下俄罗斯的安全忧虑。但美欧对俄罗斯发动的史无前例制裁无情打醒了普京,这也让俄罗斯从融入西方的迷梦中彻底苏醒。当前,俄军正以势如破竹的气势打垮西方傀儡,这表明,俄罗斯人已经在是选东方还是选西方的问题上,做出了自己的选择。


评论留言

暂时没有留言!

我要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